包子和烧麦

励志要刻遍国胖圈

啊,十二年了啊

    从2015年8月17日到2017年6月14日,整整669天,我终于去了西泠印社,走到旁边的楼外楼时,我就开始不停的张望,总觉得在靠窗的包间里,能看见吴邪和胖爷一边拼着酒,一边美滋滋的吃着西湖醋鱼,小哥不说话,也不喝酒,就是默默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 进了西泠印社,看的更加仔细了,明明知道人群中不会有小哥,有吴邪,有胖爷,有小花,可是还是非常神经质的寻找,希望能有一个样貌并不出众但非常有亲和力的青年排着我的肩说:不是早就说好来看我吗,你怎么才来啊?旁边的凉亭里,还有他的几个朋友在笑着看着我和他说话,但是就像在长白山那次一样,身处在嘈杂的人群中,却没有任何一个我想看的人,没有守了十年青铜门的小哥,没有为了小哥而殚心竭虑的吴邪,什么都没有,就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黄粱一梦,香燃尽了梦就醒了,一切都是所有人的幻想,他们并不在这个世界上。


       即便是心里都知道,可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,幻想着他们和游人一起从西湖到断桥,从断桥到苏堤,一路蜿蜒曲折就仿佛他们的人生,几个人互相扶持的悠悠的走到楼外楼门前:进去吧,今个儿小三爷我请你们吃西湖醋鱼。

       借用我14年发的微博:用我二十年寿命换小哥与吴邪相逢,其余的几十年就用来保佑他们所有人百载无忧。

【这个写了很久了,突然想起来今天是8.17,发出来就给自己做个纪念吧】

评论

热度(5)